营收下滑,利润腰斩:“网红”科沃斯还是活成了“方仲永”?
2019-11-02 15:39:42
  • 0
  • 0
  • 0
  • 0


2019年10月30日,科沃斯(603486.SH)发布前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科沃斯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34.45亿元,同比下滑8.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1亿元,同比下滑64.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708.44万元,同比下滑69.41%。

不得不说,对于如今的科沃斯而言,“机器人第一股”的光环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力和困境。连续三个季度的营收净利下降,股价下跌至20.51元,越来越接近20.02元的发行价。曾经市值最高时突破300亿元的科沃斯,如今为何却活成了“方仲永”?

国内市场不利,国外扩张承压:谁拦了科沃斯的“财路”?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国内扫地机器人产品遍地开花,但要知道在这个行业科沃斯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先驱者,而且建立了不小的先发优势。据有关资料显示在2017年5月,科沃斯就卖出了超过1000万台家用服务机器人。

但不得不说,科沃斯的先发优势如今看来却是那么的弱不禁风。在去年科沃斯成功登陆A股时,可能没有人会想到这头人工智能风口上的“猪”,今年会掉膘掉的这么严重。

刚刚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九个月,营收34.45亿元,同比下降8.18%,净利润1.01亿元,同比下降64.81%。

而科沃斯方面表示,公司策略性缩减代工业是公司本期营收下降的主要原因。另外,科沃斯研发费用的增长也是其营收和净利润下滑的原因。财报显示,科沃斯截止本报告期投入研发费用总计1.96亿元,比上期增长30.27%。

赛道突然变的拥挤,自己不再是唯一选择。而价格方面的变化似乎也让科沃斯有些不适应。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包括互联网公司和传统家电企业,面对一个接一个的挑战者,科沃斯似乎并没有阻止自己业务“被挤出”的办法。

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还是有大批新品牌涌入到这个行业之中:2019上半年扫地机器人赛道,线上品牌上涨至112个,线下品牌增长至32个。随着越来越多品牌的加入,竞争也随着进一步加剧,科沃斯国内市场份额一度从最高时的53.8%跌至35%左右。

后来者不断用价格冲击着消费者的锚定心理,也冲击着科沃斯的利润空间。尤其是一些电商平台的推波助澜,例如拼多多联合一些工厂推出“家卫士”扫地机器人,将产品价格下拉至200元的极限区间,而作为拼多多主要对手的天猫京东跟进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

最近不少人都在朋友圈里见到许多线下店转发广告送扫地机器人的活动,如今的扫地机器人到底有多“廉价”由此可见一斑。这一系列状况的出现对于科沃斯而言无疑会带来一些伤害,倒逼着它去降价。但另一面,“科技泥石流”下企业,不得不持续性地投入研发,从而在技术上保持在第一梯队。尤其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在研发上投入力度也会更大。这一涨一降最后的结果是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双下滑。

此外,对于科沃斯而言,也的确需要在科研投入上为自己之前的轻视买单。

科沃斯IPO招股书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的研发费用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16%、3.19%、3.22%、3.32%,这对于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而言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此外,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力度较小,没能建立足够高的行业门槛和竞争壁垒,或许也是目前科沃斯被后来者挤压市场份额的一个重要原因。

江湖已不再科沃斯当初的江湖,小米、美的、海尔们,加上国外的iRobot、戴森等,这些竞争对手们的崛起成功“拦截”了科沃斯的增长势头。

国内竞争激烈,国外市场方面也在承压。

今年年中,有媒体报道科沃斯在德国、美国和日本的三个海外下属公司,Ecovacs Germany、EcovacsUS、Ecovacs Japan净利润却全部处于亏损状态,分别为-787.67万元、-1244.08万元、-2686.07万元、-680.68万元,而这似乎也让科沃斯如今的境况看起来愈发的糟糕。

内外因交错下,这似乎也使得资本市场也愈发的不看好科沃斯。

今年5月,原先持有科沃斯总股本8.21%的大股东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发布股份减持告知函,减持数量为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46%。

如果是“现金牛”,成长性可见,逐利的资本不可能会选择减持。而这或许也反应出泰怡凯电器对科沃斯未来发展情况有些不确定,股价方面的下跌似乎也在映证这一点。

坏消息接踵而至,不得不说今年可谓是科沃斯的水逆年。

再论抛弃代工:一场失败的自我“革命”?

财报数字的难看,这让人很容易就联想起此前科沃斯的“去代工”。

企业转型到底该做减法还是做加法?这一点或许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例如一些业务较多的企业通过“减法”,把那些拖累自己业绩的相关业务的摒弃,例如TCL发力半导体、面板,剥离电视、手机。但破而后立并不一定适用于任何行业,很多时候站在原先“巨人肩膀”上似乎更接近成功。

科沃斯本身是靠代工起家的,前身是创立于1998年的泰怡凯电器(苏州)有限公司,在2011年将公司更名为科沃斯。不得不说,改名后的科沃斯似乎一直想改变自己的代工基因,而是想要定位于高科技公司。不得不说,与代工相比,高科技的概念,机器人第一股的头衔确实更容易获得更高的估值。但仅仅因此就收缩代工业务,从多个维度来看似乎是弊大于利。

*做“重”,本是硬件销售发展的必然趋势。

扫地机器人也好,家用吸尘器也好,本身也是硬件,需要生产环节。而硬件产品除了技术方面的比较以外,强悍的制造业功底同样也是一个重要维度。

科沃斯保留自己强悍的制造业功底这为其今后发展奠定基础。就像智能电视兴起,互联网品牌一开始确实打传统电视品牌一个措手不及,但随着时间的发展,供应链、制造业品质等方面的差距开始凸显,形式也逐渐被扭转过来。由制造、研发、到销售,科沃斯如果能掌握产业链的纵向一体化,各环节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对于其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势必能带来不小的帮助。

*新经济输血,需要老本行“造血”

目前关于企业扩张的一个共识性认知就是一定要有一个稳定的主营业务作为收入来源。

扫地机器人作为一个新兴领域,目前还有太多的不成熟,行业门槛也比较低,不然今年也不会进来这么多新品牌。因此对于头部企业而言,持续的研发成为必然。但我们能预知的只是技术总有大突破的一天,但是要命的是时间上却并不可期,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因此砸钱成了无休止的一项工程。

而这时候,就需要拥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作为支撑能够源源不断的进行“输血”。就像美团,因为外卖业务能挣钱,这才有了到处扩张的底气。对于科沃斯而言,在新业务尚未稳定的时候,就贸然与过去的主营业务进行切割这似乎多少有些冲动。尤其是面对如今纷繁复杂的市场竞争,如果有代工作为基础,无论是价格战亦或者其它竞争策略也都会更有底气。

除此之外,科沃斯过去重度依赖线上渠道,销售费用高,目前虽说其不断加大线下渠道的拓展力度,但相对于小米、海尔等很早就已深耕线下的品牌相比似乎仍有些不足。而且目前收缩代加工这一造血业务,未来科沃斯是否还有多余的能力推广线下渠道呢?这一点外人不得而知,但想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据有关资料显示,科沃斯今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278.3%。同时,周转天数也由去年同期的89天,增长到目前的134天,周转天数越长通常意味着周转次数少,这似乎也在反映其收入和盈利能力下降。

抛弃代工对于科沃斯而言本身有自己的打算,但不得不说的是,目前看来似乎仍有些操之过急的样子,而这似乎也让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变得有些强烈。

尾声:

三季度财报的不理想,这足以为科沃斯敲响警钟。不过所幸的是,先发优势所带来的红利老本还够“啃”,如今虽说面临的竞争压力较大但亡羊补牢或许犹未晚矣。

多一点谦虚,少一点概念的浮躁。放缓改革步伐,“两条腿”齐动,或许才能走得更远。

正如前面我们所说的那样,从多个维度来看科沃斯还是重新拾起自己丢掉的代加工业务为好。而且,扫地机器人本身就是款软硬结合的产品,一些硬件方面的创新可能比一些软件技术创新更难被模仿或者攻克,而且代加工业务还能为其今后发展注入强有力的资金来源。与其彻底的“去代工”,倒不如让其更好的为新业务服务,一旦建立完善的产业链纵向一体化,到那时也将有能力对自己的竞争对手实行有力的降维打击。

更重要的,面对大股东减持,营收和利润下滑等不利因素的接踵而至,这时候,一旦有了稳健的代加工业务,这或许在很大程度上会起到“定军心”的作用。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