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元庆的电脑下乡提案能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2020-06-02 20:26:03
  • 0
  • 0
  • 0
  • 0



前几天,联想CEO、人大代表杨元庆一则将电脑定位为战略必须品的提案引发了一些争议。我没参与,仔细看了看提案,今年除了“战略必需品”这个词显得有些托大外,本质上就是在倡导PC下乡,让更多人用上电脑。


他为什么抛出这个提案?有人说是为了帮联想卖货,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但另一个事实是,联想在前些年连续亏损的时候,杨元庆也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身份,他从未提出相关想法,在联想扭亏后,反而要执着的追求PC渗透率了呢?


昨天,我大概有了答案。


儿童节,一个有关湖北贫困生拍摄Vlog的话题在微博上流传甚广,一个10岁的湖北贫困生小女孩,用平板电脑记录了自己简陋贫瘠的生活,画面家徒四壁,表情确实天真烂漫,我们见过太多美妆、旅游、运动博主的Vlog,鲜有穷人有兴趣记录自己的生活。


小女孩的平板是联想捐助的,在3月底,杨元庆向湖北省三市四县的8185名贫困学生捐赠了价值1000万元的终端。



我们一直认为互联网是平的,无数的资源,海量的信息都是可以无成本或低成本获取的,但对那6个亿月收入不足1000元的人来说,上网仍是个大问题,有太多的寒门子弟就因为买不起一台平板电脑,连上网课的资格都没有。


当我们把这起捐赠事件与这则议案联系到一起,或许才会明白杨元庆提出提案的真正动因:手机只给了人人平等在互联网消费的权力,但没有给人参与生产的可能性,当城市的年轻人用电脑剪辑编程作曲时,农村的孩子在父母的手机上流连于快手。


他们需要同样的机会。


PC渗透率意味着什么?


电脑下乡提案的价值何在?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或许需要回归电脑在当今社会的价值本源。


从20世纪70年代计算机与现代通信技术的有机结合标志着第五次信息技术革命的开始,到如今电脑已经进入千家万户。在智能手机出现后,与电脑一起塑造出了今天互联网时代的繁荣。


事实也的确如此,美国斯坦福大学一数据团队总结了全球高引科学家的排行榜,通过科研影响力等6个非常专业的科研指标进行评分,从全球SCI顶尖杂志数据库挑出10万名科学家进行排名,其中美国的数据一枝独秀,中国数据排名仅位列全球12名。


人才总量不少,可高精尖人才却不足。追本溯源,底层电脑普及不足也是人才发展状况的症结所在,互联网对很多人仍有巨大的门槛。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研究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与发达国家的PC渗透率差距仍较大,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相差50个百分点。使用台式电脑上网、笔记本电脑上网、平板电脑上网的比例分别为42.7%、35.1%和29.0%。


或许有人要说了,智能手机普及了,通过手机也可以获得大量的学习资源。但手机天然的消费式体验,决定了难以进入专业生产环节,可以用手机创造的最大内容也就是直播。除此之外,编程,写作,音乐,动画……几乎每项专业技能都无法用手机实操入门。


手机普及了,互联网能接入了,我们增加了数亿的互联网消费者,但是却没有增加足够的互联网生产者,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娱乐,需要主播,但我们也需要作家和黑客。


大洋彼岸的往事


关于硅谷故事的讲述我们已经听过太多,少年黑客,车库,校园宿舍,创业,辍学……引领美国前进几十年的硅谷领袖们每一个人的成功都各有不同,但几乎每一位成功者都是从小开始接触电脑。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第一次接触计算机是在13岁,紧接着就开始接触计算机编程设计。并于1975年创办微软公司,windows开始统治世界,盖茨本人也因此多年坐在世界首富的位置上。


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西,在圣路易斯的一个工薪阶层家庭长大。在8岁的时候,父亲给他买了一台IBM PC Jr,三年后,他又获得了一台Macintosh电脑,儿时的学习最终帮他完成了阶层的逆袭。


80后创业者马克·扎克伯格,10岁那一年获得了第一台属于他的电脑之后,从六年级时开始编程,一步一步,最终建立了影响极广的Facebook。


盖茨、罗西、小扎本属于不同的阶级,但在信息技术面前,他们却同样能够获得相同的机会。而数十年后,我们的年轻人,却有大量的人没有这样的机会,当然,即便是电脑下乡成真,一样有人只沉迷网游,网剧,但也一定会有人成为盖茨、罗西、小扎一样的伟大科技领袖。


1984年2月16日的上海市展览馆,一位老人说出“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这句话,为中国三十多年来计算机产业发展铺垫了道路。之后我们才有了大批量的程序员,之后我们中国在互联网上才实现了崛起,与美帝分庭抗礼。


如今,新基建、5G、人工智能等新力量涌现,未来我们更需要源源不断的人才供给满足发展壮大的战略需求,需要普及计算机教育,让更多的孩子能够挖掘自身的潜力。起跑线问题的讨论不只是家长与家长之间的比较,也是国与国之间的比较。


还记得我们嘲笑印度IT从业者都是高种姓职业吗,今天的中国,若不把电脑送下乡,与印度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必须打开阶级跃迁之门


在中国,普通人最容易实现阶级跨越的行业是什么?互联网!


进入互联网行业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会PC!


这是一个没有争议的答案,近10年来,真正赚钱的行业几乎都与互联网息息相关,外贸、电商、游戏、团购、电竞、自媒体……几乎每一家巨头上市就能造富一批年轻人,当然,一些传统行业也不乏成功上市的,但普通员工又有谁真的获得了足够的收益?


你手机用的再熟练,都无法帮助你寻找到一份互联网行业的工作,在过去,电脑教育可以自大学开始,但今天一拨拨的程序员和城市父母们早就开始了对下一代的计算机教育,少儿编程已经人满为患,现在不少地区已经把编程加入选修科。寒门子弟如何修补那十几年的差距?


一面是北京、浙江等地考虑将编程加入高考,一面是编程教育对技术、硬件、信息基础设施等方面的要求非常高,对于相对落后的城市来说,硬件、技术层面的障碍亟待跨越。


在二月的最后一天,河南的一名14岁的初三女孩,喝下了妈妈用来治疗精神病的药物自杀。父母都是残疾人,平时靠父亲补鞋维持生计,家里仅有一部手机,女孩姊妹三人共用一部手机上网课。落下了不少功课,一时想不开,就吞下大量母亲的治疗药物自杀。


就像作家余华在《活着》中所写的那样:“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快乐,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艰辛。”


面对不断蝶变的新技术,加速计算机的普及率或许才是当务之急要做的事,让更多寒门弟子跟上知识的时代变化与需求。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3月,我国非网民规模为4.96亿,其中城镇地区非网民占比为40.2%,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为59.8%。


从这个维度来看,推进电脑普及其实就是充当着底层文化资本的载体,越快推进普及率,越能缩小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


尾声


在环球时报关于湖北贫困生Vlog的微博下,有一个网友评论,希望联想可以送电脑,平板电脑永远是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一台真正的电脑除了上网课和vlog外,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没错,很多人需要的就是改变命运的可能性,我支持电脑下乡。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版权信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