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源造假+变相行贿:褪去光环的OYO竟如此脆弱?
2020-01-04 14:32:51
  • 0
  • 0
  • 0
  • 0



不得不说,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OYO而言坏消息有些过于多了些。大裁员、派系斗、数据造假等负面消息层出不穷。

刚刚进入新的一年,OYO似乎仍未摆脱霉运。1月3日,据纽约时报援引OYO首席执行官Ritesh Agarwal及现任和前任雇员称,OYO通过增加不可用酒店的客房来增加其网站上的房源数量,此外,OYO还疑似通过提供免费住宿来贿赂官员。

房源数据造假,加变相行贿?数据显示OYO目前在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的800个城市运营酒店,如今看来,这个数据背后似乎存在较大的水分。冥冥之中自有因果联系,从多个维度来看,对于OYO而言它的霉运也是自找的。

野蛮伸张滋生数据浮夸:唯数据论引发发育不良

从千团大战开始,高数据与高回报就成了“黄金搭档”,地推团队褥平台羊毛也成为一种常态化的事情。毕竟无利不起早,无论是平台要的是实打实的效果还是只是把数据做起来,都得先给予线下团队足够的“赏金”。这时候最伤心最心痛的的恐怕就是投资人了,自己花钱买来一堆含金量不高的数据,这也引发了后来的资本寒冬。

很多时候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投资都遵循这样一个逻辑:最早看人、看模式,然后在相当一段时间都是看数据,看市场规模,最后才是盈利能力。这一模式不能说不对,毕竟美团、滴滴等公司就是这么起来的,可很多时候要警惕快速扩张过程中的数据造假问题。

如今看来,OYO酒店似乎也钻进了“唯数据论”的怪圈。

从去年年初开始,不少媒体都有报道称OYO酒店工程经理利用装修改造抽取返点的情况,而且地推人员只顾签单,根本不会考虑需要多少预算,在“造”数据方面堪称穷尽所能。当然了,也有媒体报道了OYO酒店内部也对这些行为的处罚,但这似乎很难杜绝此类行为的继续发生。毕竟企业内部的个体员工与企业之间的关系其实是种制度契约,违约成本极低,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才是他们真正想得到的。

一抓就死,一放就乱。既想让员工保持足够的自主性和积极性,也想避免浑水摸鱼情况的发生,但OYO中国似乎没能想起好的两全之策。如今,随着纽约时报的此次曝光,是不是主动授意外界不好说,但这给人的感觉似乎是OYO酒店对数据造假方面可能存在故意忽视的可能,为了获得更高的融资,需要做出更好的数据给投资人去看。

事实上,快速发展的数据确实为OYO酒店带来了“钱”景。在2018年9月获得由软银远景领投的10亿美元E轮融资,10月份Grab追加投资1亿美元,而在去年2月,滴滴出行与软银远景共同追加1亿美元。

资本的助燃和撑腰,让OYO酒店变得底气十足,这位印度来的“暴发户”,举手抬足之间流露出财大气粗的感觉。在扩张过程中,钱不是问题,签单才是王道。上层意识在基层也得到了反映,有媒体报道称,在考核员工绩效时,最看中的也是签约的新房数,这也为数据造假滋生埋下了伏笔。从企查查上检索也看到,关于OYO的品牌消息更多的也是围绕融资方面的。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讲,OYO发展套路,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需要不断的融资。只不过如今负面缠身,数据遭受质疑,甚至被指责出现变相行贿行为,投资人还愿意掏钱吗?

孙正义在财报发布会上说:“在许多方面我的投资决断是不足的,我正在深刻反思。”OYO,会不会就是那个让他反思的生意呢?

留存与续航能力羸弱:OYO靠什么继续飞翔?

无论如何,数据造假曝出,OYO在接下来可能在融资的脚步上会出现降速甚至停滞的局面。毕竟很多潜在投资人,可能对生意逻辑本身有一定程度上的认同感,但接下来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观望,而这就需要OYO更进一步的证明自己了。

然而,花钱请别人上招牌,然后就万事大吉了?

事实证明比签单更麻烦的是酒店的留存问题。就目前我们所看到的,除了一些免费客耗品和装修,OYO中国再也没什么用武之地,关于中小酒店最为关心的流量问题,OYO中国没能提供新的入口方案,还是通过给携程、美团缴纳一定的通道费来获取流量。但广大酒店本身就于携程和美团有合作,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让OYO插上一脚呢?

事实上,OYO酒店的扩张与此前O2O项目的地推还不一样,一款APP能够快速扩张的一大原因是复制的低成本。而酒店住宿本身是个偏线下的传统领域,需要进行更深度的投入和改造。但一心想着快速签单扩张的OYO中国,似乎没那么多耐心去做更精细化的经营,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个快字。如今回过头来,想要精耕细作,又是另一个领域,OYO能不能做好可能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观察。

对于OYO而言,考虑更多的是酒店数量,然而对于酒店经营者所关心的重点却没能弄清楚。

“你能给我带来多少客人”?这才是所有个体酒店经营者最关心的话题。

试问周围有多少人手机上有OYO的app呢?对于广大个体酒店经营者而言,他们考虑的与此前外卖商家一样,那就是谁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多的流量,但这一点与OYO的本质相悖。可OYO管理团队似乎更偏向于酒店管理,并不擅长去做导流这件事。这就导致酒店管理经营上也存在难题,缺乏有力的论据去说服经营者与其展开合作。

从表面上看,OYO是个2B的生意,但实际上它却是个2C的生意,流量获取渠道依旧是其必备的武器。然而,国内酒旅住宿类的线上高价值流量基本上已经被OTA企业们垄断了,OYO似乎只有通过付出高昂费用借道OTA玩家才行。

此外,OYO似乎也在想办法通过线下的方式去吸引流量。

去年9月,OYO酒店表示,旗下连锁咖啡品牌“芬然咖啡”近期在西安开出了全国第一家门店,位于西安火车站附近的一家OYO酒店内。这在OYO酒店内部其实就被认作是为用户和合作酒店带来的增值服务,也迎合各大酒店对于酒店坪效提高的迫切愿望。但从本质上讲,这似乎还是为了通过线下场景的重塑来吸引更多流量。

然而,宾馆酒店人们看起来停留的时间很长,具备注意力经济转化的时间基础,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咖啡的理性价值其实就是提神醒脑,咖啡的普及靠的是带有社交属性这一感性价值,人们在将咖啡馆作为交流商业合作以及生活的媒介。

总的来看,咖啡只能算是个附加服务,却无法成为流量吸引点,这也导致酒店经营者最迫切需要的流量资源OYO很难提供给他们。如今的OTA阵营也都在发力下沉市场,中低端酒店市场如今也在逐渐被OTA攻克,到那时,OYO还得花大价钱向OTA买流量。

如今看来,OYO酒店似乎有些“有病乱投医”的感觉,而且它似乎还是没有抓住重点,没有抓住用户根本,看起来好像还认为自己就是为了做酒店数据,帮助酒店做做装修,提供咖啡服务记性了,这依旧是2B的思维而不是2C的思维。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毫不夸张的说,商业社会变化过于快,如果不尽快转变思维,负面缠身的OYO酒店真的很难迎来再度起飞的机会。

ps:互联网江湖原创稿件,订阅号ID:VIPIT1,商务转载合作联系:13124791216,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